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零陵概况 > 人文历史 > 零陵文化
分享到:
徐霞客在永州之一脉西山石如花
2016-07-19 00:00 来源: 零陵区新闻网 发布机构: 零陵区新闻网 【字体:   打印

    红网零陵站讯(通讯员 谭民政)在系舟永州城下的两个半天里,徐霞客一点也没闲着。不过他未曾踏入城内半步,而是将精力全部放在河对岸。在考察愚溪桥、柳子祠、钴鉧潭、西小丘、小石潭等柳子胜迹的同时,对西山、芝山、小石城山等处进行了一番实地踏勘,并提出独到的见解。

 

  扑朔迷离的西山

 

 

  西山在潇水西岸,与永州古城隔河而居。

 

  在《永州八记》的开篇之作《始得西山宴游记》中,柳宗元把西山之美抬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他说,被贬永州以来,与朋友们寄情山水,“上高山,入深林,穷回溪,幽泉怪石,无远不到”。但是,登上西山后,山萦水绕,一览千里,感到灵魂与自然万物融为一体,浑然忘却了自我。觉得以前所看到的,都算不了什么风景,真正的游赏,是从西山开始。

 

  当《永州八记》传扬天下的时候,许多人都慕名探访柳宗元笔下的西山。但是,西山究竟是哪座山,却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千多年来争论不休。

 

  西山得名于何时,可能难以考证。但早于柳宗元到来之时,应是确切无疑的。与之相对应的,还有城内的东山。柳宗元就是在东山的法华寺,遥察了西山的特异,才渡江前往游赏的。

 

  明代零陵才子易三接在他的《零陵山川志》中说,西山自朝阳岩至黄茅岭以北,长亘数里,山形圆润,长如飘带。在碧绿的植被中,岩石不时裸出,千奇百怪,如错落绽放的花朵。他定义的西山是一道山脉。

 

  徐霞客来到潇水西岸,询问西山何在,却没有一个人知道。他读到《芝山碑》,上面说芝山就是西山,当即予以否认,因为芝山还在北面很多。他从柳宗元西山游记的描述中,断定柳子祠后面圆浑高耸的山头就是西山。那时山上有护珠庵,庵下有柳子崖,旧刻诗篇很多。徐霞客本来是要登西山的,但崖间小路荒芜已久,最终“不得道”而返。他确认的西山是一座山峰,与柳宗元的概念是一致的。

 

  清康熙九年《永州府志》和道光《永州府志》,均同时收入“山峰”和“山脉”两种说法。2001年版《零陵地区志》的“永州八记旧址”中,采用“山脉”说:西山是“潇水西岩(应作“岸”)自朝阳岩到黄茅岭,绵亘数里的山丘。”

 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起,永州地方人士对西山的位置进行考证,有的认为柳宗元游宴的西山是今天的粮子岭,有的则认为是愚溪北岸祠子庙背后的珍珠岭。1983年县级永州市编印《湖南省永州市地名录》和2003年永州市人民政府公布“《始得西山宴游记》遗址”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,均将西山确定为粮子山。

 

  2005年,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组织相关专家实地考察和多方论证,以柳宗元诗文为基础,参阅有关文献,对山峰的位置和地形地貌进行综合考虑,认为柳宗元笔下的西山就是今天的珍珠岭。

 

 

  2015年10月3日,我来到西山脚下,起初受柳宗元文化旅游区导览图的误导,以为小石潭北面的土山(后来得知即粮子岭)就是西山,但爬上愚溪南面的山坡一望,此山低矮多土,树木繁茂,与柳宗元游记不符。而柳子庙后的珍珠岭,为这一带的最高峰,石岩裸露,特立于众山之上,登上山顶,有“外与天际,四望如一”的效果。从地图上看,珍珠岭与东山几乎处于东西岸正对的一条直线,从东山看珍珠岭,最能感觉到它的奇特。而从东山看粮子岭,则完全没有这个效果。由此来看,西山应即珍珠岭。

 

  11月22日,我登上永州城内的东山,到柳宗元发现西山的地方去验证我此前的判断。从东山顶上的法华寺向西岸望去,最显眼的是珍珠岭,而粮子岭则退居珍珠岭左后,毫无特色。至此,珍珠岭即是柳宗元笔下的西山,更加确切无疑。

 

  身份难辨的芝山

 

 

  徐霞客在潇水西岸寻胜,问什么地方最值得一去。一位长者告诉他:往南二里的朝阳岩,往北二里的芝山岩。除此之处,再没有第三个地方。

 

  与朝阳岩齐名的芝山,现在在永州的知名度仍然很高。原来的零陵县,现在的零陵区,在1984年6月至1995年11月的十一年多时间里,就曾经叫芝山区。

 

  但是,芝山究竟是指哪座山,并不是所有永州人都知道。

 

  在《芝山碑》中,芝山被混作西山,这一点当即被徐霞客指谬。他听到长者介绍后,先向北探访芝山。登上山顶,看到湘水在其北,位置稍远;有一道小水从西面来,逼近山脚后再流向东南,汇入潇水;潇水在其东,时远时近,向北流去,在前方与湘水汇合。隔潇水相望的是回龙塔,与芝山形成把握永州风水的“水口”。从西山往北的山脉,尽头在潇湘合流处,至此已是三起三伏了。他还从当地人的记录里,得知芝山有一个俗称,叫陶家冲。

 

 

  2015年10月3日,我在柳子街打听芝山的位置,他们说只知道有个芝山庵,在此处北面两里多的山顶上。我想,芝山庵在芝山上,是合符常理的。

 

  沿东风大桥西头的潇水西路缓坡上行约一里半,至坡顶朝阳街道办事处,右转进入上山小路。约半里,右侧有一个山头,就是黄茅岭。再前行半里,就到了山顶。这里就是徐霞客观察潇湘二水形势的地方,现在建了微波站。从卫星地图上来看,这里是永州市对岸的最高处,比珍珠岭还要高几十米。我跟微波站的工作人员说明情况,爬上楼顶,环视四方,山川形势一如徐霞客所述。所谓的“三起三伏”,从珍珠岭过来是一起一伏,黄茅岭是二起二伏,芝山即三起三伏。清人蒋本厚对芝山的描述很是传神:“其山东面是肤,西面是骨。断壁千寻,下临无际。”芝山东面平缓,植被丰富;西面峭壁高悬,石骨嶙峋。潇湘如带,飘舞于左右,汇合于前方。

 

  现代都市永州城,沿潇水两岸北延,对岸已过回龙塔,这边成片的楼房已建到山腰。

 

  俯瞰北面稍低处,石崖护绕、绿树掩映的地方,露出黄色的琉璃瓦屋顶,那就是芝山庵。

 

  芝山在此,应无疑义。

 

  还有一种说法,清代咸丰三年(1853),永州试院长灵芝,故得名芝城。

 

  大山上的小石城山

 

  从芝山顶往下北行,徐霞客来到了一个“树色掩映,石崖巑岏”的“异境”。外面乱石丛簇,内部岩洞通透。石崖脚下有一座庵堂,四窗空明,花竹扶疏,里面供着白衣大士(观音菩萨)。他上崖入洞,绕南至西,把整座石岩看了个遍。庵里的和尚名觉空,留霞客喝茶。因他要赶时间,只得匆匆道别。

 

  我从微波站向北下行,几分钟就来到芝山庵。

 

  芝山庵位于山脊西侧,两进三横,坐东朝西,三面环山。北侧怪石嶙峋,断崖壁立。青色的石壁上,石刻众多,大多字迹漫漶,少数尚可辨认。在一片土黄的崖壁上,一条漆黑的石柱,极像一条头朝下的龙。崖下原有泉井,龙头之水,恰好流入池中。早些年,山下搞建设炸山,水脉被断,池水干涸。崖壁后部建了一座凉亭,亭侧有岩洞,可容十多人。

 

  徐霞客没记下庵子的名字,不知那时是否叫芝山庵。

 

  没有见到和尚。一位姓石的居士,热心地向我介绍芝山庵的情况。当我准备按照徐霞客的线路原路返回的时候,她告诉我西面有古道可下山。不习惯走回头路的我,一下子来了兴趣,虽然西面山脚离市中心远很多。

 

  沿着时有无元的石板路,下了一小段,路转而横着向南,来到一面更大的石壁下。一层一层的石头,像是人工堆砌而成。石壁之陡峻高耸,需仰视九十度才可看到崖顶。有的地方无处下足,便从绝壁上开凿通道。

 

  险绝处,有烧香敬神的痕迹。一些毛笔书写的黑字,均为牛皮癣的水平,表达菩萨保佑、消灾除病、长命富贵的愿望。有几句祷词比较有意思:命犯将军箭,寄在石山上。请君念一念,开弓断了线。

 

  有一处题字称此山为万石山。我想起徐霞客登芝山时,怀疑此山就是《大明一统志》上的万石山。既然本地人也这样认为,又符合山体的实况,我也认为徐的看法是对的。

 

  来到山脚,意外发现一块永州市政府的文物保护碑,称此处为柳宗元《小石城山记》中的小石城山。是呀,有城亘,有石室,天造地设,以“石城”命名此山,太贴切了。

 

  那么万石山呢,虽然也是好名字,亦可以可以命名这座山,却并不在这里。多种志书均明确记载,万石山在永州城北。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单位:永州市零陵区人民政府办公室    承办单位:零陵区行政审批服务局    联系电话:0746-6332117
网站标识码:4311020009    备案号:湘ICP备11003146号-1    湘公安网备43110202000118
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萍洲中路100号    E-mail:linglingzwzx@163.com    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联系我们

  • 湖南省政府网
  • 湘易办(安卓)
  • 适老版